本文摘要:

大状说:,我们都知道劳动关系终止后,单位不需要为离职员工缴纳社保。

大状说:,我们都知道劳动关系终止后,单位不需要为离职员工缴纳社保。但在实践中,仍有很多单位可能在双方劳动关系因各种原因被排除或终止后,为离职员工缴纳社会保险。那么公司可以要求退休员工返还社保费用吗?请看下面的例子.

【案件详情】

被告倪系扬州某公司员工。

2016年10月,原告扬州某公司向被告倪交付《辞退通知》,解除双方劳动关系。随后被告倪某以该公司违法排除劳动条约为由与原告密生劳动争议纠纷原告在劳动争议纠纷期间一直为被告缴纳社会保险用度。

原告扬州某公司主张,2016年10月双方劳动关系被解除后,原告没有法定责任为被告支付社会保险费用。因此,原告2016年10月至2018年4月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用应由被告承担。

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返还不妥得利共计20682元。

被告倪辩称,原告于2016年10月向被告送达解除通知时,10月份的保险是正常赔付。

自11月起,在原告自愿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执法并不克制此类行为,实行道德义务给付和明知给付而不履行给付义务是民法中消除不当得利的两个理由。因此,原告明知故犯不为被告缴纳社会保险义务的,不成立不当得利。

【法官审理】

另外,根据劳动法规定,员工离职当月的社保由原用人单位承担。

但在实践中,为了更好地以这种方式运营社保局,原则是以每月15日为界。如果员工在15号前离职,新单位将支付整个月的社保。员工15日后离职的,由原单位缴纳社保。

此外,2016年12月,原告在广陵区劳动意识人事仲裁委员会庭审中要求被告返还2016年10月至12月缴纳的社会保险费,表明原告并非出于道德义务和明知不应缴纳社会保险而缴纳。因此原告就支付的社会保险费所受的经济损失享有不妥得利返还请求权。

另外,本院发现,2016年11月至2018年4月,原告扬州某公司为被告倪缴纳了社会保险,包括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大病医疗救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由于被告未在原告为其缴纳的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内获得相应的利益故对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项目下的缴纳金额不予返还。

经审理,法院发现,2016年10月,原被告和被告均排除原告有义务在2016年10月为被告缴纳社会保险,但个人缴费部门应予以返还。

自2016年10月原告告知被告《辞退通知》起,原告与被告之间开始发生劳动争议。双方未就排除劳动关系达成一致。

原告和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排除是否合理尚不确定。

最终法院讯断被告倪某向原告扬州某公司返还社会保险缴纳用度18906.75元。

【法官提醒】

职工与单位的劳动关系排除后,单位丧失为其缴纳社会保险的义务,已缴纳的部门视为职工,未受益的职工予以返还。

因此,被告倪某应将2016年11月至2018年4月单位缴费部门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大病医疗救助、生育保险项下的金额返还给原告扬州公司。同时,被告应向原告返还2016年10月至2018年4月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和大病医疗救助项下的金额。

本文关键词:亚博全站登录

本文来源:亚博全站登录-www.systemweb.cn